小丑 挣扎.

有一句词这样说“感情里的怪咖 再难过也笑着说吧”
感情里的怪咖就如同在舞台上蹦跳的小丑,他们的蹦跳是在取悦,同时也是挣扎.

永灰日常

相信我 这个太太真的是神仙!

陈词滥调:

是新人!会ooc的!求大佬们不喷!


正文↓↓↓


  灰羽枕在永乐的腿上,再一次,不厌其烦地端详他的面孔。


  灰羽不是个有耐心的人。按理来说,他不会接受一张不会再由青春蓬勃变得成熟俊逸,只会一步步衰老的脸。


  可他觉得,永乐真耐看啊。


  就像油画一样——《蒙娜丽莎》永远都只是那副《蒙娜丽莎》,眼神微笑从未改变,却总有人搬来各式新奇的高科技产物,一遍遍扫描,在旁人看来无异的面孔上寻找历史的吻合点,测量眼角和眉梢的弧度,勘察那抹神秘的微笑。


  “医生,你知道吗?”


  灰羽突然出声道。


  “什么?”


  永乐的声音到说不上像小说中夸大的那般动听,但也足以让他痴迷。痴迷他的每一声呼唤,训斥,他们做爱时的低喘,甚至沉溺于他面孔上的焦急。


  “你的身体比你的任何一个标本都要漂亮。哪怕是那个瘫在沙发上的‘我’也比不上。”


  灰羽稍稍拔高音调,左手跨过永乐的大腿支起身子,另一只手挑逗性的攀上永乐的身子,扣着后脑勺(仿佛是个功一般)径直吻了下去。


  然后,在他将唇印在永乐唇上时,清楚地感觉到,永乐笑了一下——继而一反被动的局面,单手掌着灰羽的头加深了那个吻。互相攻略城池般的掠夺对方口中的氧气。


 
  “看着承接起伏,简直棒极了。”


  灰羽赞赏道,握刀的手抚过永乐的胯骨。





没有啦,,,